有朋自遠方來一一專訪深谷賢治

郑日新 (以下简称「郑」):你什么时候喜欢上数学的?高中?

深谷:嗯,高中,我读了些大学用书 ,不过两者之间毫无关联。

郑:你高中就决定要从事数学这方面的工作吗?

深谷:没错。我在高中即将毕业进入大学之前 ,开始很认真的思考这件事情。在高三的时候就已经准备要念数学了。

郑:所以你进东京大学主修数学 ?

深谷:是的 ,东京大学是第三年才分科系,头两年不需要决定主修 ,不过我在第一年就确定要念数学了。

刘:那时在日本 ,你们高中就开始学一些比较深入的数学像微积分,是吗?

深谷:是的 ,高中里是教了些微积分,不过我自修了一些数学的书。

刘:原来如此,哪些书呢?

深谷:我不太推荐这些书,我读了 S. Lang1关于分析的书。高中最后一年,我念了 F. Riesz和 B. Sz. Nagy合写的泛函分析2 , 这本书我很喜欢。

刘: Riesz-Nagy的泛函分析?你高中就念了这本书 ?!

深谷:是的 ,高三念的。高二时我念的是俄国人写的微积分一类的书 ,当然是翻译成日文的 ,书名、作者都不记得了,这是我喜欢的 ,比较以应用为导向的书。

刘:有一本高木贞治 (Teiji Takagi)的书 3 ,在日本很有名,使用的人很多。

深谷:是的 ,是这样,不过我从没念过高木微积分的书。我自己也觉得奇怪为什么我没念过。日本大学入学考试相当困难,为了准备考试 ,考前不能随心所欲的学习,念自己想念的书。通过入学考试后,我想念一些数学书,就念了两本-vanderWaerden的代数4与一本拓朴的书。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选择 John Kelley5的拓朴。那时候拓朴的书非常吸引我,也许因为当时我很年轻。几年后 ,我转移兴趣,不过现在又觉得拓朴还是满有意思的。

郑:进大学后,除了数学是不是还有其他感兴趣的科目?

深谷:我更年轻的时候,对天文有兴趣。但是很快的就知道自己这方面不行。曾经加入一个天文的社团,上山去看星星时别人知道如何调整望远镜、镜头等等 ,我则不然,那时就决定这不是我能做的事。

刘:上面提到的书 ,你是和其他朋友一起念,还是一个人念的 ?你又是怎么知道这些书的 ?

1译注 :指 Serge Lang(1927-2005),因他在代数的工作和编写的多本教科书而闻名。他的教科书定位于纯数学,以习题原创闻名。

2译注 : Frigyes Riesz and B´ela Sz¨okefalvi Nagy, Le¸cons d’analyse fonctionnelle.

3译注 :指高木贞治 (Teiji Takagi, 1875-1960),主要贡献在代数学论方面。写了许多大学教材、中小学教科书及各种普及读物。关于高木教授之生平事迹,详见数学传播第 23卷,第 2, 3期。

4译注 : B. L. van der Waerden, Algebra I, Springer-Verlag, 1991, ISBN 0-387-97424.

5译注 : John L. Kelley, General Topology, Springer-Verlag, 1955, ISBN 0-387-90125-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