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朋自遠方來一一專訪深谷賢治

用到的是很基本的代数,从未用到 (同调)这种高度发展的代数,我不知道这样做是否有希望。

刘:听起来很有意思。

深谷:如果能成功的话。

刘:但首先你自己要感到兴奋。

深谷:长久以来这些想法一直在我心中,但这还是很遥远的事。

刘:量子场论一直有无限 (infinity)这事要奋力面对。

郑:你如何平衡家庭生活与工作?你提到习惯在晚上工作。

深谷:事实上 ,通常在妻子、小孩都睡了以后,大约11点开始工作到第二天早上才休息。

刘:你太太知道你晚上工作,对吗?

深谷:嗯,她知道我半夜工作。

刘:那白天上班的工作呢?

深谷:白天的工作啊,我的困扰是有许多文书作业要处理 (paper work),你应该也有类似的问题,日本现在这样的事愈来愈多。

刘:是啊,我也听说过 ,怎么会这样呢?因为有许多行政方面的文件吗?

深谷:我们经常需要写许多东西,要拿到经费需要写一迭厚厚的计划,计划结束后又要写执行报告。所以花在说明上的时间比真正执行计划的时间还多。我们得要证明所做的工作(值得得到经费的资助),要报告今年做了甚么研究,有多少学生种种。

江:我想问一个制式的问题,你做研究卡住的时候,怎么办呢?郑:你卡住时,是用什么态度面对?

深谷:喝酒解闷吧,怎么?

刘:他研究从不会卡住。

深谷:不!不!会被卡住!(笑)。不过处理行政文件最妨碍做数学。所以我研究卡住时,很容易办,就去处理行政文件。只是,一旦介入行政的事,就怕回不了研究了。

刘:说真的 ,就你的纪录,你曾卡住过多久才又能继续研究?

深谷:你也知道,有些时候试了但从未成功,也许这不算。不过,也有些题目,我试了十几年也还未成功。我不能一直把时间精力集中在这类的问题上。有些问题,先开了头,过几个月以后再回头继续。

刘:但有些问题实际上是放在脑子里十年,一直都在想的。

深谷:是的 ,比方说我们四个人 (指 Fukaya, Ohta, Ono, Oh)合写了一本书 20 ,我们证明 Lagrangian Floer homology的存在。在这个过程中,我遇到了些麻烦,所以我试了多

20译注 : K. Fukaya, H. Ohta, K. Ono, Y-G. Oh, Lagrangian intersection Floer theory -anomaly and obstruction, In preparation.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