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朋自远方来一一专访姜伯驹教授

姜伯驹:我想是如此, 因为我们以前的研究结果都是以中文发表在中国杂志上。在1960年左右, 美国的数学界会请人将中国的数学学报翻译成英文, 但因为翻译的人对中文特点及数学的不充分了解, 所以常会发生中国已证明的定理, 美国却不知道, 原因在于article翻错了。很有意思的事。

刘丰哲:那么你现在还是继续那方面的工作?

姜伯驹:后来我主要的兴趣是在low dimension。最初的学习动机是大家都在做, 后来觉得和我以前作的东西有关, 再后来解决了一些low dimension问题后, 本身对这方面也很有兴趣。

刘太平:社会变得多元化了, 您在北大教书, 对学生想法感觉是否有不同的地方?

姜伯驹:首先的不同在于, 50年前, 几乎是最好的学生来报考数学系, 现在则非如此。当然现在北大还是可以招收到数学上天赋异秉的学生, 因为数学竞赛的优胜者可以保送, 这批人还是有人选择数学系的。但是因为现在对学生有吸引力的东西太多了, 比方信息、生物、金融方面, 所以好的学生会被分散。

刘丰哲:现在的课程安排和1950年时完全不同吗?

姜伯驹:但也还是受那时候的影响。现在大一生还是由高微念起, 但现在也有些争论, 要适应学生的情况, 是否第一学期不要要求太严格, 这是我们正在讨论的问题。

刘太平:整体来说, 北大数学系对学生的要求和学习环境气氛和以往没有太大差别?

姜伯驹:没有太大差别, 还更好。因为现在教师人数比五十年代多, 五十年代主要是以大学核心课程老师为主, 现在则不论微分方程、概率、统计或计算数学, 也都有专门教师, 在1995年成立了数学科学学院, 除了原来的数学系占了学院的一半, 还包括了科学与工程计算数学系、概率统计数学系、信息科学数学系及金融数学系, 气氛和五十年代相比成熟了许多, 而这也是因应社会需要所做的调整。

刘丰哲:上次听张院长提到, 金融系是您创办的?

姜伯驹:当时是我的任内, 95至98年, 金融数学系是97年成立。97年全球发生经济危机, 而我们是在发生危机前3、4个月成立的。

刘太平:所以你们有先见之明!

刘丰哲:当时是系里觉得应朝此方面走?

姜伯驹:是系内的决定。

刘丰哲:您所研究的topology, 是否存在人才后继的问题?

姜伯驹:现在有一些年轻人, 有的是八十年初毕业, 出国攻读博士学位, 极少数回国的, 还有我们自己国内所培养的。

刘太平:谢谢姜先生!以后常来我们所里。

姜伯驹:回到这里就有一种回家的感觉。当时是小孩, 也有历史渊源。

一一本文访谈者刘太平为中央研究院数学所所长, 刘丰哲为中央研究院数学所研究员, 林建秀为中央研究院数学所研习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