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还是Too young too simple

是我太善良, 还是太纯真? 今天又一次被骗了吧?

时间: 2013/09/08/18:00左右
地点: 黄金广场以及北门金寨路与黄山路交叉口
事件经过: 我刚从黄金广场快餐店出来, 在吴良才眼镜店前面碰到一个女生, 大约1.55的样子, 穿着类学生装, 和我主动交流了下眼神, 我在0.02秒之后判定不是很讨厌的那种类型, 但是绝对没多想, 准备擦肩而过. 没想到她主动找我搭讪, 声音一开始比较小, 在开头10秒我完全处于无意识状态, 当我说没听清时, 她强调她不是专业乞丐, 只是碰到困难, 希望我买份晚餐. 我第一感觉是非常怀疑, 心里第一反应是这太离谱了(没想到更离谱的事情还在后面). 就在这时, 旁边突然多出一个中年妇女, 面倒挺善的, 也说遇到一点困难, 说能不能买点吃的给她们. 我仍然处于犹豫之中, 并说这非常不靠谱. 她们后来提出就在旁边卖烧饼的地方买两个烧饼, 我想这道合情合理. 一来不贵, 二来说不定她们真有什么困难, 那样倒也确实可以帮他们一下. 于是我还有那么点点防御性的答应了. 我走到卖烧饼的地方, 说两个烧饼. 中年妇女问老板多少钱? 老板说一块一个! 边说边把两个烧饼装一起递给学生装. 还没给完, 中年妇女说再来两个. 我在旁边说就两个吧, 够了! 老板没理我, 在补钱时补了我6块(我给的十块钱), 并又拿了两个准备给中年妇女. 我接过钱(这时烧饼已递到中年妇女手中), 说我没说还要两*啊! 于是老板从每人的袋子里面又拿了一个出来, 并强调似地说: 我又没要人家一定要买我烧饼? 我不太高兴的离开了.

我边走边想,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我觉得有几点可疑的地方:

1. 学生装一开始说我们并不是专业乞丐, 我觉得这句话不太靠谱. 试想我如果真是遇到了困难, 而又真心寻求别人帮助, 我估计自己想都不会想到自己是不是专业乞丐的问题, 而是尽可能的详述我的遭遇, 甚至会哭? (是呀, 有一天如果突然发现自己连吃饭的钱都没了, 那肯定是啥办法都没有了, 最好的办法确实是借人的手机先联系家人, 然后想办法找个地方等, 火车站等地方是我首选. 实在是饿得慌, 那样也可以先和别人套套交情, 然后要人请顿饭的可能性比较大). 但是我人不排除有其他非常特殊的情况导致她要向我申明自己的身份. 例如, 遇到太多的人怀疑自己?
2. 如果真是母女两人, 我想一般似乎应该是母亲主动寻求帮助的多, 一来母亲有保护自己女儿的意识, 而来遇事比较稳重, 总之我觉得女孩正常情况下应该是和母亲一起寻求帮助, 而不是独立行动.
3. 如果我真的很饿, 那么在我拿到手时, 估计很快会开始狼吞虎咽了(但考虑到她是女孩, 说不定人家不好意思?), 但是老板竟然从口袋里一人拿了一个, 难道他也注意到女孩没吃了? (总之我是在老板拿回去时才注意到的). 按照我的想法, 似乎是应该拿母亲手里的两个, 因为刚给母亲, 肯定没吃啊, 拿回去还可以在卖的嘛… 不知这老板怎么想的, 难道他非常乐意的为母女分配烧饼?

基于以上怀疑, 我在心里总结这次受骗几率为70%.

事情还没有结束, 在我走到北门左边的交叉路口时, 又碰到一个女生, 蓝色时尚装, 手里握着手机, 白色, 脸上有些豆豆. 向我问能否买份晚餐, 这前后不到5分钟吧? 我刚想通自己极有可能受骗了, 没想到这么快又来了? 于是我有些生气地说: 你不是吧, 我刚碰到, 又来了? 她似乎没太明白我说什么, 我解释说, 我刚才给人买了晚餐, 你这也太离谱了吧? 然后她问我有没有能力帮助, 我说我当然有能力了, 但是这太离谱了. 并询问了下她有没有身份证, 我看看. 她说什么东西都丢了, 并说自己是江苏xx的(xx是两个字的地名, 记不清了). 我说手机还在哈, 那你联系你家人啊. 她后来就问我到底愿不愿意帮忙, 我说愿意啊. 但是这也太不靠谱了… 结果她就说你不愿意就算了, 你快走吧, 并挥手我离开. 我再次申明自己是愿意帮助的, 结果她没回应, 我就走了.

基于第一次的经历, 这次估计又是骗子. 我将自己这两次受骗的几率提升为90%.

诶, 毕竟还是Too young too simple. 下次该如何帮助那些真正需要帮助的人呢? 如何判断呢?

5 Comments

  1. 恩, 好像是的. 不过不用放在心上啦

  2. 中國大陸有你這麼善良的人,中國未來一定會更加文明的。

    • 你不会是准备来发广告的吧? 感觉你邮箱好奇特!!

  3. 我在大学附近也遇到过,甚至还有说钱包丢了去本地江北大学城没钱坐车的,说到了之后还我,并给了我QQ号。。。也没有然后。后来又遇到多次,还为此事询问过110。。。说他们如果向警方求助是可以的,但如果仅限如同up所说要钱,是乞讨行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