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与取下全框眼镜片

网上配镜, 度数不是非常准确。但是还勉强可以接受(主要是散光轴位差了5度左右)。后来沟通更换, 发了镜片过来,问题来了,咋个装上去呢?

 

经研究发现如下规律:

  1. 我们首先要知道镜片的推出方向。一般高度近视镜片较厚, 故眼镜做的时候都是后面露出来很多。很明显, 我们不能期望露出来的部分也从框子里钻出来,故镜片推出来的方向是向前的(眼镜带着时,与眼光方向相同)
  2. 受力点的选择。我选择的是从比较薄的下边缘用力, 一首托住镜片,另一手用大拇指使劲按住镜框下边缘用力将镜片推出。
  3. 网上有说其他办法的,例如加热(吹风机,开水烫),感觉不是很靠谱。
  4. 店里发来了视频, 可以参考:

逛书店一记

前天实在是想出去放松下,就一个人去看了最近很火的电影“战狼2”。其实挺期待的,故而到了上海最好的SFC上影影城,票当然是在大众点评团购的。取票后大约还有1小时才开场,就到附近逛了逛。非常巧妙的,旁边又个书店(名字忘了)。看书的人很多,站着的也不少。这里是提供座位的(赞),我突然想到,怎么发现大家都喜欢看的书呢?与其盯着别人正在看的本子,不如看书架上书籍的破旧程度,其中久发现这几本:

渡边的再爱一次

三毛的稻草人手记

没有撒哈拉的沙漠,不过拿起来看了一会儿稻草人手记,有点控制不住自己了,鼻子酸酸的。自己也不懂为啥?三毛应该是多么美好的一个人啊?可是她有孤单过吗?她是不孤单的,流传了这么多文字在世上,一代又一代的和她共鸣,为她感动,流泪,心酸。

 

而我呢?

 

百十年之后,也许我如一缕轻烟般消散,不过似乎也是不错啊。

修复Seahub启动失败:django-pylibmc.memcached未找到

Seafile是非常好的私有云解决方案, 现在我写论文的话, 随时开启Seafile, 使得tex和PDF这两个重要的文件可以在所有设备上保持最新。这样, 我回家后在mac笔记本上可以在学校ubuntu或者windows上写的地方继续写。而且, 要和老师交流的话, 我随时可以在手机/pad上看到最新的版本。是不是非常方便呢?

问题是, 按照官网教程一步一步搭建Seafile服务器后, 我们在启动seahub时可能会碰到如下错误(系统环境:Debian8.0/Seafile6.0.8):

django.core.cache.backends.base.InvalidCacheBackendError: Could not find backend ‘django_pylibmc.memcached.PyLibMCCache’: No module named django_pyibmc.memcached.

这个问题是啥呢?

Continue Reading

请客吃饭

好久都没有写自己的情感了,自己仿佛行尸走肉般活着,没啥感情很不好的。

今天就来说说请客吃饭这件事。早上刚跑完6公里,到四餐去吃饭。一碗白米粥一块豆腐乳加一个芝麻饼。正要刷卡时,一对老夫妻和我爸妈差不多年龄吧,要我帮忙刷下卡,男的还拿着手机准备转账给我。我心里一瞪,其实放在以前我是极其不情愿的。毕竟认为这是我作为这个学校的学生福利,凭啥你们校外的也能够享受?但这将近一个月的锻炼仿佛使我改变了许多,我第一反应竟然是请你们吃饭好了。于是毫不犹豫直接刷了,并撂下一句:“没事,请你们吃饭”。他们还在说着怎么行,你是学生,哪能让你请吃饭呢?这。。。,我不愿理,直接走了。

稍后,他们找好了位置,然后一起过来又要给我钱。尽管我再三申明没事,就几块钱,我请你们吃饭。但他们一定要给我,我没办法,只推脱说我今天跑步,没手机。结果男的准备放弃,女的却坚持要男的掏钱给我,这样我收到了10元钱。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