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有情人不必都成眷属

原文链接:太上忘情,以及有情人不必都成眷属
题记
爱情本来是非理性的。用理性的哲理完全地控制它、驾驭它,是不可能的。只是在今天的时代从一而终、终身不渝的可能太少。一个人一生总要经过几次悲欢离合。有情人不必都成眷属,但当然还是想成眷属,失去不一定是失败。

他最爱讲胡适、韦莲司、江冬秀,以及林徽音、梁思成、金岳霖这两段公案。在他眼中,两段故事,胡与林是不二主角,“做林徽音、胡适之这样绝代才华、绝代风貌的人的另一半,是非常不容易的,因为他们的感情是永远不可能为一人独占。”这是后人的原宥,是从景仰的眼中看去,然而当事人不知多少痛苦,几位主角可说是个个迁就,人人隐忍。韦莲司终其一生成为胡的知己,两个人的感情发乎情止乎礼,金岳霖一生退让, Continue Reading

毕竟还是Too young too simple

是我太善良, 还是太纯真? 今天又一次被骗了吧?

时间: 2013/09/08/18:00左右
地点: 黄金广场以及北门金寨路与黄山路交叉口
事件经过: 我刚从黄金广场快餐店出来, 在吴良才眼镜店前面碰到一个女生, 大约1.55的样子, 穿着类学生装, 和我主动交流了下眼神, 我在0.02秒之后判定不是很讨厌的那种类型, 但是绝对没多想, 准备擦肩而过. 没想到她主动找我搭讪, 声音一开始比较小, 在开头10秒我完全处于无意识状态, 当我说没听清时, 她强调她不是专业乞丐, 只是碰到困难, 希望我买份晚餐. Continue Reading

[分享]今生欠我一个婚礼

那时候他还不是老凌,他是我们班长,也理所应当的在学生会担任副主席。花花草草的围在他的身边,放肆的不亦乐乎。我除了些许舞蹈功底之外,在班上并不怎么显眼。头发远没有现在这般长,黄黄的,只是默默地关注着他。我喜欢这样。

有一次无实物表演课上,我和他分到了一个小组。我记的很清楚,那堂课的主题是“动物园”。颐指气使惯了的他要我演一只刚刚睡醒的大猩猩,他则去演一只四处觅食的老虎。我对他这种角色分配很不满意,当时就和他吵了几句。我分明看到他眼睛瞪得圆圆的,看到我梗起的头他一时竟没了话。

Continue Reading

至生命中那些最重要的人

请不要怀疑, 真的. 我们的生命中有些重要的人.

请相信, 真的. 我们忽略了某些重要的人.

那么, 哪些人算是重要的呢? 我认为, 最容易判断的就是那些不会忘记关于你的事的人——Ta可以记不住自己的电话号码, 以至于在充话费时充到了别人的手机上, 但是Ta不用纸和笔也能清楚准确的记住你的电话, 你的qq号码, 也不用存在手机里, 存手机始终要有个名字, Ta大约还没想好你的名字, 但是Ta就是记得, 记得很清楚. 这样的人, 我们生命中应该有一个, 其实一个也就足够了.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