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成桐院士演讲:几何学的未来发展

丘成桐台湾交通大学演讲辞

校长、院长、及各位同学, 今天很荣幸能够在这里演讲, 尤其今年是交通大学一百年校庆纪念, 能到一个比较注重工程的学校来讲数学, 表示交通大学也注重理科方面的工作, 这是很有意义的. 因为基本科学对于工程学有很重要的启发性. 今天我讲的题目是林松山教授给我的. 但是学术的未来很难猜测, 很多有学问的人都曾经得出错误的结论. 所以我不作任何猜测, 我只能够根据以前的历史来做一些建议.

Continue Reading

数学大师、微分几何之父陈省身的最后岁月

(转自新华网,《南方周末》驻京记者 徐 彬,李虎军)

12月3日晚上7点14分,93岁的陈省身,世界级的数学大师、微分几何之父,永远停止了美丽的计算。
他的数学,至美,至纯。
他的一生,至简,至定。

陈省身,世界级的数学大师

陈省身开创并领导着整体微分几何、纤维丛微分几何、“陈省身示性类”等领域的研究。他是惟一获得世界数学界最高荣誉“沃尔夫奖”的华人,被国际数学界尊为“微分几何之父”。

Continue Reading

丘成桐院士演讲:我研究数学的经验

今天林松山叫我讲关于应用数学的问题,我想一想,讲做学问的经验也好。因为我来台湾也差不多五年了,我想很多研究人员做研究的方法并不见得是最好,尤其是我觉得很多年轻人员为什么在国外能够念的好?这是很值得思考的。 所以,我想讲讲我自己的经验,或是我对数学的看法,让大家参考一下。

我想第一讲是最重要的当然是要有热忱,最主要的就是求真的精神,是始终要培养的。我们做学问是为了求真,无论是对自然界的了解或是从数学方面来讲,我们有不同的观念,可是真跟美就数学来讲是最重要的。追求真跟美的热忱很重要, Continue Reading

丘成桐院士演讲:漫谈微分几何

今天很高兴能够在各位面前讲讲我做学问的经验,可以供大家参考一下。我讲「如何学好微分几何」的题目,主要是想跟大家讲讲有关于从前我做学问的态度,因为我是做几何的,所以我就讲做微分几何。很明显的,大部份的同学不会选几何,不过没有关系,其实就是讲讲我做学问的态度。

首先,讲讲我从前的一些经验。我从前在香港长大,在香港念中学、大学,然后到美国念研究所,所以至少在前一半跟大家的经验应该差不了太远, Continue Reading

丘成桐院士演讲:我的求学经验

一. 前言

今天主要想讲的是我的小学、中学的求学经验。小时候的经验是影响一辈子的,所谓「百年树人」。我从前也教过学生,从事过家教工作,所以谈这方面的事是小有经验。二十多年在国外做研究、教书,至今也教过二十多个博士,我的经验告诉我,其实他们以后的成就是和他小时侯有关的,主要是靠他对学问及做人做事的看法。今天主要讲的是自己,现在虽然因为社会环境、经济状况都和以前不同,对教育的观点每个人或许不一样,但我还是要强调求学和个人家庭教育有密切的相关。

Continue Reading